酱子芯

随缘更新

落花时节又逢君(上)

沙雕文笔注意,OOC预警,私设如山


三月扬州,柳絮纷飞


楼下茶楼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吃酒的,听书的,穿行在人群里的伙计等杂聚一堂。


当然,最热闹的地方,还是你新招的那个说书人身边。


给他捧场打赏的人很多,一部分是因为说书小哥长的可真是俊俏,看的小丫鬟小姑凉们脸红心跳半遮半掩的来打赏。


另一部分则是说书人的口才及说书内容是极好,来往风尘仆仆的学子,商贾也愿意坐下点杯茶细听几句,甚至有老爷派遣属下从你这高价挖走这个年轻的说书人。


其实这个茶楼,最有才华的是茶楼的二当家,为报答在最难堪的时候你愿意收留她,她写话本,训练茶楼小二,别出心裁的布置,帮你撑起整个茶楼。





宜家酒楼,一个奇奇怪怪却带有莫名执念的名字,起名字的时候却在你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折腾,就好像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对你说过

―――

这位姑娘,我请人为我们算过一挂,有你宜家……


什么半仙还能算出人宜家啊




啧,头又开始疼了。

搁下茶杯,甩甩手,走上楼去,脚下磕磕绊绊,一不留神踹翻了椅子摔倒在地,在向前扑下去的那一刻,脑中莫名闪过一句话:



没有你那里算家呢。

唔……脑袋还是好疼,婉拒了自请给你梳洗的女婢,按了按眉心,思虑下次再去微草药房多开几剂药。

也不知什么药,每次拿药还要提前两个星期预约。






“哎,是宜家酒楼的张老板娘,是来拿药的吧,这次啊,我们这边掌柜呢,想请您上去坐坐,把把脉看看情况,您说……”

刚进门,药铺的小二就满脸笑容迎进来,方才你在路上就老远看见他在门口招呼,原来是在等你。

你觉得着实奇怪,药是第一次见的时候,把了脉,说要长久吃下去,怕是要吃一辈子,难不成时常头疼的老毛病还能彻底消除不成,你应了小二的话,上了药房二楼雅间。


推开门,坐在那里的不是这家药房的老药师,而是一个年轻俊秀的男子,衣着简单大方,面色如玉,五官精致,就是双眼好像不是特别一般大……

你恍然回神,这样正大光明打量别人好像不是很好,你收回目光,抬手行礼,才发现这个男子身边还有一人。

“您好,是张掌柜吗,请坐”座于正位的男子抬手邀你坐下。

察觉到你的目光,他善解人意的为你解释

“不用担心,这是我至交好友,无妨。”

其实你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顺势跪坐在他面前的毯子上,把手放到桌子上的小玉枕上等着他给你掐脉诊断。

没想到那男子看着你的脸看了好一会,你都觉得脸上红的快滴血了他才伸手给你把脉。

“姑娘你这个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把了好一会,他皱着眉收回手。

“嗯……是大概两年前吧,我来这里后才得到有效的药来治疗头疼,可真是谢谢你们那老中医了。”你算了算时间,和面前两人说。


为你把脉的那位男子招手让人摆上茶点,喝茶缓缓道来:

“无妨,这是我们中草堂应该做的,您好姑娘,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中草堂背后的当家,也是一名……药师,你可以叫我王杰希。姑娘您的病在我们中草堂中归属疑难杂症系列,最近我路过此地,听说了您的病情,特请您上来一见,多有冒昧,请谅解。”


这个人说话真分寸,不亲近不疏离,看上他的姑娘可真可怜。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唇,你脑中莫名迸出了这样的念头。

呸呸呸你在想什么,怎么还打量起别人起来了,别人喜欢的女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啊!赶紧想想怎么回答才好吧!


“呃……没事,就是能问问我这个病怎么样了。”


门外小二端上纸笔,自称王杰希的药师抬手刷刷写着什么。

“这是新药方,我让这里小二抓了药每个星期给你送过去,比原先那个药效更好,放心。”

说完便相对无言。


场面谜之尴尬,王杰希药师好像陷入回忆,沉沉思虑着眉头都皱成川字,旁边那位一直存在感为零的男子生无可恋的一直在倒茶水吃茶点一直没停。


这个场面谜之逐客,你善解人意的行礼告辞,推开门下楼去拿药。


哦对了顺便给店里那个拿一包安胎药,都快临盆了每天还坚持看店,还瞎胡闹说喜欢什么烟火气。

你走后,楼上隔间的气氛陡然快活起来

“王杰希王杰希,你还没说我为什么不能在她来了说话。还有她是谁啊,居然请的你这个微草堂堂主走诊?你看我刚刚表现的好不好,我真的一句话都没说哦!还有你这里的茶点味道真的……”

如果有随便一个武林人士在这里,就一定能认出,这个一直停不下嘴的话唠,是他们一直所敬佩的蓝雨堂二当家,黄少天。


王杰希还没从沉思中回过神,黄少天的叨逼叨比打断了他的思路,又思起你的面貌和病情,高深莫测的回答:

“说不定我们还真认识呢,疑是故人来啊”


【BG】今天也是沙雕(bushi)元气满满的一天(4)

&OOC预警,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上一章


&骨科预警


&私设如山倒,文笔如沙雕

&如果莫得什么问题,就开始吧。



     “靠!这两个都是什么人!居然爆了本剑圣的光剑!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而且队长你说你说本剑圣的剑居然被爆人走了!这两个还是偷袭的!要不是我的血只剩一点了,我也不会被这样!队长你……”


    被爆剑的“蓝河”为了吐槽他的遭遇在手机上发送消息,可惜不小心错屏到――




荣耀职业联盟


      夜雨声烦撤回了一条消息



百花缭乱:哈哈还哈,我刚刚看见了什么,黄少天居然说他的剑被爆了!哈哈哈哈哈!


飞刀剑:哈哈哈黄少天你也有这一天,话说你是不是夜雨声烦被爆了啊,哈哈哈哈哈,可心疼了吧,银武呢!




夜雨声烦:走开啊刘小别,才没有的事!又不是我的号,那是我们会长的,我路过帮他打帮会战,有两个偷袭,才被爆的剑!





百花缭乱:哈哈哈你居然把你会长的剑给人爆了,你怎么给你会长说?





飞刀剑:话说那两个是谁啊,居然能爆剑圣的剑,运气太好了吧!难不成是前天和我们中草堂打的时候,哈哈哈哈哈我好像知道什么了。




夜雨声烦:不要说出来啊啊喂,职业选手打网游你也好意思说出来啊!趁队长没发现赶紧打住话题啊!







    对啊,这可是蓝河的号,虽然属于公会俱乐部,但是人家说不定培养出感情了,这可咋办,要不一起吃个饭赔礼?





     蓝河回来后黄少天把这件事和蓝河一说,蓝河摆摆手从公会里调配了另一把剑。





     蓝河是剑圣黄少天的小迷弟,感动到哭泣的婉拒了吃饭,咬着手绢让蓝溪阁注意这两个小贼。





     而受蓝溪阁上下关注的的两个小贼正在转手把蓝河的剑卖出去。




     你说什么,这么好的顶级橙装怎么不自己使用,当然是刚买的号不想被杀回零级。








寝室




    察觉到开始渐渐有人汇聚开始追杀你们,你们两个对视一眼,心领神会的同时拔卡下线。



     “对了对了,你想加什么社团啊圆。”某张吊着酸梅味棒棒糖含混不清的说。

    



     “我兴趣很杂的,比如出cos啊,唱歌啊之类的。”

    

    “哇你会唱歌!还会出cos!你出过什么人物?”



    揉揉眼睛,你真的很困,想睡觉,不想和这个话唠叨逼叨比,随口回答:





“我出过领队啊。”




       长久的沉默,终于你反映过来你都说了什么,僵硬的爬上床,被子一裹,不理不说不听不管。



【BG】今天也是元气(bushi)沙雕满满的一天(3)

&OOC预警,人物是虫爹的,OOC我的

& 上一章

&骨科预警


&私设如山倒,文笔如沙雕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如果莫得什么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你怎么晕倒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脸色煞白倒下去我还以为你怀……”


    “低血糖”冷漠


      “唉唉,话说你游戏打的怎么样?”张辰星这个不要脸的小婊砸又凑到你的身边嘀嘀咕咕。



      “不怎么样。”有气无力



    “还有还有,你当初是真的说想操翻……”

     “真的没有,亲兄妹啊!适可而止啊!”



      “那个……”


       你忍了又忍,按了按眉心。今天本来就诸事不顺,九月,正是各个大学开始令所有学子血泪横书的军训的好时节。




       第二次在操场晕倒下去时,你终于被迫认识到,优秀学员与你无缘。


        可是为什么睁开眼就发现这个让人如此令人“撩乱”的人在你身边,这个女人的脑洞简直和百花式大法一样,目不暇接,炸脑细胞。



。     但是按照这个人话唠的程度,你一度认为此人姓黄而不是张。



       被爆发边缘的张某人拍了拍身边怒气值满格的叶某人,嬉皮笑脸,但语气里透露着认真:




“我买了两份读卡机,走起吗?”

(这不是你在医务室堵我的理由,你走)



     自从你18岁车祸后,来到异世,了解了自己是叶修妹妹这个设定,你却越想离他的世界远一点,再远一点。

      假如这样能断掉一个妹妹能对亲哥哥不该有的歧念,就算是永远都不见


……

当然是不行的




    愈在意一件事情,就愈忘不掉,离不开。


     相思成疾。




不如趁早断开妄念







     “我打游戏不好的,真的,你看吧”
你指着灰下去的屏幕对着身后的人无可奈何的说。



      “哇,叶圆你清醒一点,你第一次玩,能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能坚持这么久很厉害的啊。”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是一种名为天分的东西在作怪。”



……


又是两只沙雕日常互怼

     咳,被围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两个缩在大战的蓝溪阁和中草堂中摸死人装备,摸完就跑,贼刺激。

      大战到白热化的时候,双方人马都在战场和复活点中来回徘徊,而你们,暗搓搓的在旁边围观,补刀,摸宝贝,摸到了双方公会会长身上上,甚至成功补刀。

      在这次大战中,你们成功摸走了小蓝河的顶级橙装。




所以,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你们会被追杀。






END


――

我拿沙雕对话水了一章…

【BG】今天也是元气(bushi)沙雕满满的一天(2)

&OOC预警,人物都是虫爹的,OOC都是我的


&上一章

&私设如山倒,文笔如沙雕

&骨科预警

&如果莫得什么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我觉得不妙。”舍友凝重的看了一眼教室。



    “我也觉得。”我看了看教室,面目狰狞。



     事情发生很简单,开学第一节课,班上的班会,在你们导员三申五令的严格要求下,你们还是迟到了。



      主要原因是,昨天你舍友掉马了,你(们)纠结兴奋的睡不着。






让我们回到昨天




     “你说不说。”圆珠笔顶在舍友娇嫩的脖颈子上。



     “我……”舍友想起身,但是被我庞大的身躯堵住了去路,只能像朵娇花沉浸在我的威莽之下




      “我有一个秘密”舍友视死如归,双目呆滞,像条咸鱼一样。




“说出你的故事。”



      “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我来自未来,在我们那个时代,你哥和他的联盟基……队友们资料被保存下来,记录他们独一无二的荣耀。”



“什么名字”

“全职高手”



     “我和你讲喂,别问我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不能说,就像蝴蝶煽动的翅膀……”




      是你张辰星飘了还是我叶圆提不动刀了,要不是我特么看过这本书,我他么今天要被你坑死。






狗贼



     内心暗戳戳的给纸片舍友补两刀,忽然灵光一闪,这是个好的利用方向啊。
(智商突然上线)



      可能是看到我没反应,抵在她脖子上的圆珠笔还没放下来,舍友双眼一闭,抛出炸弹:





  “行了行了,我说,我是张佳乐的妹妹。”





BOOM




    我特么现在把心中的小纸片人都剁了,这是个什么龟孙缘分,你都能想到叶修暴露后你们校园贴吧的头条:




    震惊!四冠四亚私底下居然有这样的黑幕!





   “还有,你说,你想……怎么对你哥哥来着~”




    舍友的老底抛出来了,她也不虚了,暧昧的眼神在我身上乱扫。


    “没有,我不想,开玩笑的。”冷漠三连




    怎么能不想,那可是叶修啊,还是虚拟人物的时候就能把你从深渊里拉出来,现在有幸能生活在一个世界里。



    你的穿越,早已花掉这辈子的运气了。





     妹妹多好啊,也只能是妹妹啊。








     我要是男的更好,还能操翻他,呵。

END

――

=33=

【R18】【叶修x你】春晓时分困(2)

&OOC致歉这里上一章

&r18文走起,自行车预警,我已经写不动了,真的,原谅我


&50粉福利,今天居然双更了怕不怕



连接走这里:写不动了,真的



   我是真的没想到有人还记得我这个坑,然后脑子一抽就码出来了,然而……只有一半,因为我码不动了,求原谅

END
――

【BG】今天也是元气(bushi)沙雕满满的一天(1)

&OOC预警,人物都是虫爹的,只有OOC是我的。

&骨科预警

&私设如山倒,文笔如沙雕

&如果没意见,就开始吧。

   “和你讲,我有个哥哥,他贼牛逼了。”你盘腿坐在床上,开着游戏和你新鲜出炉的大学舍友扯皮。


    “说的好像谁没有哥哥似的,我哥也特么贼牛逼。”你对床的 兄弟 (bushi)叼了根辣条,口齿不清的怼你。


    “卧槽特么走位!走位!你嗝屁了!”我咽下最后一根辣条,对我的亲亲舍友失声尖叫。


   “ 稳的一批,不慌。话说你哥……亲的?”舍友一个蛇皮周围躲过监管者的攻击,漫不经心的抬眼看你。

   “当然。”





……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聊到这样,明明好好的话题怎么就被聊死了呢,可能是聊天的人太沙雕吧。


   “我敢操翻我哥!”

   “我也敢!”

    我特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斗嘴这种事情总是会不经意流露出很多不能明说的真实。

    舍友沉默了,舍友冷静下来,舍友仿佛有话想说,我宁愿她能沙雕一些,可是现在她的智商仿佛在线。

   “你说,你哥哥游戏打的好。”

    “嗯……没毛病。”

    “打游戏挣钱给你买礼物,说明他打游戏有奖金。”

    “是啊,走吧走吧去吃饭了,你看饭不吃就要……”

    “说明他职业选手。”


    “我去洗澡了,在这个……”

     “别闹,现在大中午澡堂没开门,你姓叶,所以我们大胆推测一下……”


      被制止各种行动的你无语凝噎,抬头望天,难道开学第一个月,你就要被同学扒出来了吗,往后就要过上如明星一样东躲西藏带隐藏三件套出门了吗……

 

     “你是叶修的妹妹,你却想……”



     等等?清醒一点吧怎么是叶修,小老妹现在是第七赛季吧,你也只能知道是叶秋啊。


    舍友好像反应过来了,后面的推测也不说了。


    你们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非常寂静尴尬


     你翻开被子,爬到对面的床上,把你的舍友按在 身下 (bushi)拿着圆珠笔顶上新舍友的脖子。


     “讲出你的故事,不然我的笔下不留人。”

END
――

何为思兮(周泽楷x你)


&无厘头废话预警!不是清晰欢脱风格!全是我脑袋一热bb的


&其实你看吧,换个名字其实职业选手好像都行……你喜欢的话尝试自我代入吧,其实我是开始想写是少天的……写完好像发现画风不对。⊙_⊙




&如果可以接收就来吧









   雨下的大了,滴滴答答,敲在玻璃上




   戴上耳机,给自己一首歌的时间来想你




     如果这样能余生里能够不再思念你





   那多好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第一次遇见他,你是在去学校的包车上


     因为搬家等一系列原因,你包了车,遇见了那个人。


     记得很清楚,那是个没有颜色傍晚





     “你好,我是xxx,请多多关照。”






   那时你还是个悲风戚雨的那个文青少女



   却在最不该的时候,遇见了那个人



   是真的像小说里那样的俗套



    他回过头和你说话,窗外暗黄色的路灯从他的瞳孔里反射出来――


   世界的颜色,汇聚到他的身上


      “你好,我是xxx。”




      心里一沉





      很久以后,你还记得那个画面,你们见面的第一面,窗外的灯光,他和你说的话,以及你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的,心口一沉。



     年少时啊,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 ,否则余生都无法安宁度过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近开始打扮了啊,是不是有小哥哥了?”


      朋友看似轻飘飘,实则在你心中落下重锤的一句话,你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原来不经意的路过班门口,课间操位置越来越往后调,每次上车前的打扮,都是因为你想遇见他,想引起他的注意。




  你死鸭子嘴硬的回答:

   “你才有小哥哥呢,什么时候带来看看啊?”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曾经是多么愚蠢,你的每一个遇见,每一次打扮,都彰显着你是那么自作多情,丑人作怪。








      我现在阿,已经变成了厚脸皮可以讲荤段子的女生了,可是每当想起你,还是想为你再穿一次白裙子。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 不平息




    “你的名字是这样吗?”


      “不,是这样写的。”


     冬天,窗外飘了细细的雪花,车内暖气很足,他依旧靠着窗座,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一直找他叽叽喳喳的你。


      用手在窗户上写下名字,一笔一划,你说不出所以然,只觉得很好看。


       “是这样写的。”

      他回头看你,撞进你的眼里,窗外的灯光从写了笔画的窗户撒进来,恍若初见。

  

 

“那个,那个,你是练过字吗?真的很好看。”

 

    你慌忙回头把话题打岔开,按耐住胸口不正常的跳动,庆幸夜色模糊你脸上的羞红。



       你总是自欺欺人的说自己讨厌他,不喜欢他,可是现在身体如此真实的反应一耳光,刮在面具上,露出真的实,瑟缩着,胆小的内心。



     “你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啊,”我很喜欢,只要和你有关。






     对你的喜欢永远是说不完的后半句话,你只能听到我为自己编织的谎言。







     我可以去见你吗 我好久没笑了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很久过去了,和你一起经历过的时光也慢慢的陈旧,我们在有限的精力的里,只记住那最开心或者最痛苦的回忆。



   比如

    你说,你要去打比赛。


     我说

     那很好啊,祝你成功。




      你们只是在同一个包车来去学校而已,你和他的关系真的没有那么好,甚至都没有同班同学亲密。



     你没有任何理由阻挡他的梦想,甚至你也没有任何身份来思念他。

   

  你只能祝他成功啊,那个你喜欢那么久的男孩子。



      那个你眼里那道光的男生。



     你每个朦胧,昏昏欲睡的早上时看见的,甚至可以背靠背撑瞌睡的。

    

可以每天中午一起分享同一包薯片,交换八卦,晚上交换作业。



      可以给你每天带来悸动的那个男生。






     再来一瓶吧,我觉得这个酒一点都不不醉




     你这个戏精,都是你的装模作样,你的小人得志。




    我已快记不得你的样子,却还记得 我喜欢你。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哪有什么突然想起你,是一直没忘记





     留一首歌的时间想念你,酒喝完,眼泪擦干,我要真的把你忘掉了。








       以前难过是因为想你,现在却是为了忘记你,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END

【全职男神x你】午困绵绵(2)

&前文前片

&ooc预警

&自行车走一波,慎入!慎入!

&评论还有一份

走链接吧,自行车,第一次写多多关照。

自行车

【全职男神x你】午困绵绵(1)


&第一篇先送叶神

  &ooc预警




  &男向,你向混杂



  &话不多说,开始吧






  &时间线混乱






        叶修



        “叶修,叶修……你……”










          兴欣公会的会长通过你找叶修汇报这次活动公会的大丰收情况,当你找到叶修时却发现他早已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睡着了吗――










           叶修带领国家队拿下赛事冠军后,每天沉浸在网游里,为了做这个新开的国庆活动数一数已经30小时未眠了,明明退役了还要这么拼,正如他曾经说的那样: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拔卡,关机,一气呵成。






            说实话你还是有点生气的,叶修也明明退役了,网游有伍晨招呼着,本身自己的年龄也不小了,还像十几二十岁那样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将来……

  

       “唔……老婆……”





    “怎么了,醒了?去喝点粥吧,刚……”






          叶修抬手,把你抱到他腿上坐着,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埋在你的颈窝里。






       “怎么了,是不是……”

    



        “唔……老婆,头疼……唔……”叶修打断你的话,把你抱得更紧,埋在颈窝深吸一口。







           你哑然失笑:“头疼就下次别熬那么久了,没有你,公会就运作不来了吗,没有你,还有伍晨他们呢,还有我呢……”






       在你一直巴拉巴拉的说的时候,叶修将嘴唇贴上你的锁骨,轻轻舔咬,舌头勾勒你锁骨的边缘,手慢慢从背后摸上你的腰际,往上,往上。





        讲着讲着你发现叶修不安分的手和动作,眉头轻轻一挑,一只手转到背后按住叶修不安分作乱的手。



     “怎么了,刚刚还困着呢,这就又精神了?刚刚还头疼呢,去床上先休息一下,白日宣淫可不好……”






      还没说完,叶修战地从你的锁骨转战到你的唇上,唇瓣相触,叶修轻轻的咬上你的下唇,舌尖灵活的打开你的牙关,舌尖扫过上颚,你被轻易的攻略城池,沦陷在这个吻里。










      一吻结束,叶修不安分的手已经趁你不注意都解开了内衣的背扣,天知道他怎么这么熟练的,当初还为了这两个小小的挂扣折腾的大红脸。







       在你胡思乱想的时候,你被叶修抱到了床上。





      “一张嘴整天就知道叭叭叭的,不嫌累吗,先陪哥‘休息休息’”


    

      (这个男人怎么一张嘴就没什么好事,女朋友都是拿来嘲讽的嘛活该单身SOLO)













          “听说你喜欢嘴叭叭叭?”









END

――――――――――――――――――――――――――――――――

     我是一个风一样写手,经常写着写着就飘了,比如叶神的脑袋搁在女主的颈窝,陡然抽风想会不会一头油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经常无脑瞎搞,大家见谅(下一章有车的叭,应该会,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来一盘第五人格吗?/全职】第二弹(张新杰)

&随性而写,没有底稿,完全不知道在写啥系列

&主要是以全职男神x你

&第一弹是叶修篇,不是一个标题

&哦哦西

&换银捉虫

开始

――――――――――――――――――――――――

“睡觉了。”

“不,让我苟一盘。”

“睡觉了。”

“妈个鸡,TM一定要赢一盘。”

“……”

“啊啊啊啊,新杰大大我不该骂人的。”

“晚了,而且现在已经超过11点23分钟了”

然后你们苟了个爽

……………………

……………………

半夜

“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

   明显是作恶梦的你伸手乱抓,本来睡眠浅的张新杰被你挣扎声直接叫醒,听清楚你的梦呓时,张新杰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莫不是被人欺负了?可是谁有那个胆子?

   “不怕,不怕,我在这里。”努力思考但没有头绪,他只好把你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医生,医生!救我,救我!”你仍旧哭喊着。

   “我救你,我是医生,我就在这里。”没办法,只能顺着你安慰。

   “杰克,杰克哥哥,公主抱啊,别走啊。”听到你忽然换了画风,又想起你口中的‘杰克哥哥’,眉头深深皱起,想着要怎么样好好教育你一顿,让你少玩那种游戏。(公主抱,谁没有?张新杰内心orz)

第二天

  “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吗,昨晚匹配的时候,碰到杰克了,三杀放一哟,还被公主抱走红地毯,看看看,羡慕吧”

  张新杰走到训练室门口,听到张家乐在里面大呼小叫炫耀游戏内容,叹了口气。

冷静,张新杰,你需要冷静

  对自己心理暗示完后,推开门,向仍在训练室中央舞动手臂的身影说:

  “张佳乐前辈,手机交出来吧,而且训练翻倍。”

  “喂喂喂,怎么这样,唉唉唉,我的手机。”

  “嘿嘿嘿,手机交出来吧。”

  “老林别抢,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呜呜呜……”

真是乱糟糟的,张新杰忍不住扶额

中午午休 霸图食堂

“唉唉唉,来来,开黑。”

“你玩什么?我…佣兵。”

“嘿嘿,我玩园丁,激情园丁在线摇椅。”

“唉……没有医生啊,来……快”

“完了,这局蜘蛛……投了算了。”

“这么没用,来……”

   在张新杰一丝不苟的吃午饭时,几个队员和青训营的新生代在餐厅角落里大呼小叫传遍了整个餐厅,张新杰听到诸如此类的话时,回想起昨晚你梦呓都在念叨的游戏,眉头狠狠皱起,寻思是该解决这件事了。

   晚间休息时,张新杰回到在霸图的宿舍,打开电脑,下载了第五人格,浏览了游戏规则后,觉得这个游戏制作上还是很有良心的,毕竟第五幼儿园嘛。

………………

“来,苟一盘第五。”

“哈哈哈,我当然园丁。”

“还差一个,来来来。”

   睡前,张新杰一从浴室出来,就听见你在以QQ语音在那个‘联盟太太皮皮群’里呼来唤去,组织联盟太太们开黑,随即走上前去,打开电脑。

  “还差一个是吗?我来。”

  “哎哎哎?新杰你也玩啊!”

  “嗯”

  “哎?来人了,快快快,开了开了 ”

   本来还想继续问下去,但耳机里穿来叶太太的催促,只好点击开始。

   地图:红教堂

  “woc,哇www哇喔哇喔啊啊啊啊啊,蜘蛛!蜘蛛!”

   耳机里穿来叶太太的惊呼

  “别吵别吵”

  这是来着王太太沉稳的安慰(并不)

  “怎么了?张太太?都不说话?”

  这是来自叶太太的多嘴(滑稽)

  你看着身边稳如老狗的张新杰,觉得还是安静如鸡好一点,毕竟,我们不一样~

   你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新杰操作那个小胳膊小细腿的护士,骚气的躲开了蜘蛛的追捕,并救了被捆住的周太太操作的空军小姐姐,半路还奶了一口自己和叶太太操作的佣兵。

  “张太太,张太太,你那里请来的人皇?”

   这是来自叶太太的大赞

  不要说了,叶太太,叶修才是真人皇,不仅人皇还是皮皇

  “张太太,我觉得上段有望。”

  这是来着周太太的推崇

  不要说了,周泽楷已经是六段顶级了好吗,只是你不带他玩

  我……依旧安静如鸡

  因为我违反了太太同盟的规定:不带自家老公(男朋友)玩任何游戏

  这个规定来自叶太太,原因是在王者荣耀火的一比的时候,某一天闲得慌的叶修,在清完荣耀boss后,打开了叶太太的手机,中间发生了我不得而知,只知道结局是叶太太的控诉:被从王者一直追杀到钻石。

  可歌可泣

  一局打完,我见证了从医生弱小的身躯里迸发出的强大能量,所以我决定,以后玩医生!

  周太太内心orz:终于不和我抢空姐了

“新杰新杰,你也玩这个游戏了啊!”

  一局完,拒绝了两位太太在苟一盘的邀请,我迫不及待的询问他

“嗯,看到很多人玩,试一下”

“哎哎哎,你怎么玩的辣么好啊!”

  赶紧询问秘诀

“唔,怎么了?随便玩玩而已。”

“……”

   怎么都是这个回答!

  第二天午休时间  霸图宿舍

  张新杰看着眼前如鹌鹑般低着头的青训生和没事人一样的张佳乐,顶了顶眼镜,捏了捏眉间。

  “来,打一盘,我屠夫。”

“啥?张新杰你也来,真的吗?”

不是真的又怎样呢

“真的,来一盘,我蜘蛛。”

“哈哈哈,我可是人皇,我超会……蜘蛛?”

“嗯,蜘蛛”

“我超会溜的……英奇你戳我干嘛…来来来,开了开了。”

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后来变成了这样:

“张新杰再来一盘,我就不信溜不到你!

“可以啊,训练翻倍后你随意。

“好的好的!”

张太太内心orz:张佳乐怕不是个抖M吧,噫,要新杰离他远一点



END
――――――――――――――